您的位置首页 > 双语教育 > 双语教学
论面向21世纪的藏区区域性教育发展战略
发布时间:2015-07-19 14:18:08  来源:  作者:沙勿楚屼鉴泽

    随着人类社会前进的脚步声,我们已经在走向21世纪。新世纪将是一个高度信息化、高度科技化、高度知识化的人类崭新的时代,也是充满着激烈竞争的时代。而这个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是教育的竞争。因此,人才问题和培养人才的教育发展问题,已经成为决定民族命运的问题。在国际上,各个国家为了适应这样一个伟大而又充满激烈竞争的时代,都在不断地调整和改革国内机制,尤其是对教育的整体改革。我国也不例外,在《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中明确指出:“世界范围的经济竞争、综合国力竞争,实质上是科学技术的竞争,从这个意义上说,谁掌握了面向二十一世纪的教育,谁就能在二十一世纪的国际竞争中处于战略主动地位。为此,必须高瞻远瞩,及早筹划我国教育事业的大计,迎接二十一世纪的挑战。”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向全国各族人民发出的世纪之交的伟大号令。藏区教育作为我国社会主义教育整体的组成部分,也应在这一伟大号令的指引下,从藏区社会实际出发,提出面向21世纪教育发展的区域性战略研究,我认为这不仅是十分必要的,而且已经是十分紧迫的。 一、建构藏区教育概念的理论依据与时代机遇 教育的本质就是培养全面发展的人,就是提高受教育者的素质。一个民族的教育就是要提高该民族的素质,一个地区的教育就是要提高该地区劳动者的素质,这既是一个民族地区教育发展的目标要求,同时也是该民族地区教育的社会效益问题。我们进行教育改革的根本目的也就是要更好地、更有效地提高教育的效益,使教育的本质得到更好更有效的实现。而教育效益的真正提高,有赖于教育与该民族的整体文化特征相适应,与该民族整体发展的需要相适应。这里所说的“民族的整体文化特征”是指该民族在其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形成、发展和积淀起来的共同文化的整体,包括该民族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方式及其与此相应的精神生活方式所构成的共同文化。这是该民族的前代人们既予的历史文化基础。任何一个民族的共同文化都是历史“既予”的,同样,任何一个民族的发展基点也只能建立在自己民族历史既予的共同文化基点上。因此,教育作为人类文化传承的基本形式,当然地要求着与教育的特定民族的文化环境相适应。只有这种“相适应”,才是民族教育的生长点,即该民族教育发展的起始点。 这里所说的“民族整体发展的需要”是指一个民族作为一个民族而存在的,即是由构成该民族的各个要素整合成的整体。那么说到民族发展也即是构成其整体的各个要素得到全面的发展。这是任何一个现实民族自身发展的内在要求。教育作为一个民族的全面的素质教育必然地涉及到该民族整体发展的需要问题。一种教育适应这种需要就会得到该民族的社会所接受,民众才会参与,从而促成教育的发展,如果不适应这种需要,民众就不会接受,就不会参与,甚至把教育当作异己的力量,产生负面效应。 因此,藏族地区的教育既然是以提高藏民族的整体素质,提高藏族地区劳动者的整体素质为最高目标的教育事业,那么,当我们思考并着手进行藏族地区教育改革时,我们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应明确地定在藏族地区整体的共同文化的特征和藏民族整体发展的需要上。只有这样,藏族地区的教育改革才会有效地提高藏族地区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从而使教育的本质在藏区这块特定的区域里按照特定的方式得以实现。藏族地区现行教育长期以来普及很困难,发展缓慢,教育成果巩固率很低,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实现上述两个“相适应”的问题。甚而至于,藏族地区现行的教育体制受到行政区划和其他因素的制约,严重束缚了藏族地区教育的发展。为了改变藏族地区上述两个不适应而造成的对藏族地区教育发展的出路问题,笔者在此正式提出“藏区教育”的概念和与此相应的“藏区区域性教育发展的战略”问题。 所谓“藏区教育”是指以藏民族聚居的共同地域作为地缘基础的,与藏民族整体文化特征及其整体发展需要相适应的区域性教育。其范围包括现在的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五省区的藏族地区。所谓“藏区区域性教育发展战略”也就是这一“藏区教育”概念所给定的对象本身的整体性特征和整体发展的需要,在这一概念所界定的范围内实施统一的教育发展规划,构建自身发展的结构和体系,形成与这一概念所界定范围的特征和需要相适应的教育发展模式。 党的十四大报告中指出:“我国地域广阔,各地条件差异很大,经济发展不平衡。应当在国家统一规划指导下,按照因地制宜,合理分工、各展所长、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原则,促进地区经济合理布局和健康发展。”这既是我国经济体制深化改革的基本背景及其要求,同时也是我国的教育体制深化改革的基本背景及其要求。而且,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逐步完善,日益紧迫的向教育体制的全面改革提出了这一基本原则的强烈呼吁。根据价值规律优化资源配制的大市场体系建立的要求,出现了与逐步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体系的要求相适应的跨行业,跨地区的区域性经济发展模式,这正是依据生产力发展水平和资源优势相对一致的地区,遵循优势互补原则,通过市场体系构成结构性经济,从而实现经济发展的区域性联合,造成局部发展优势,加快经济发展速度和提高经济效益的一种模式。由这种经济模式的形成,对教育的体制、教育的结构、学校类型及其布局、教学专业及其学科设置、教育投资的渠道、方式等等都势必提出一系列的新问题和新要求。而教育本身在全面改革中,也因为我国幅员辽阔,各地区间和民族间社会经济发展程度不同,文化结构不一样,教育发展的基点和教育发展程度的差异和不平衡性对教育的全面改革的背景也构成了很大的差异。因此,在《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中,在总结和概括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体系的主要原则时,在其第八个原则中就提出:“必须从我国国情出发,根据统一性和多样性相结合的原则,实行多种形式办学,培养多种规格人才,走出符合我国和各地实际的发展教育的路子。”同时,《纲要》在“教育事业发展的目标、战略和指导方针”中要求:“各地区、各部门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本地区本行业的分阶段教育发展目标和任务。”并且明确提出:“为了实现上述目标,应采取深化教育改革,坚持协调发展,增加教育投入,提高教师素质,提高教育质量诸种办学效益,实行分区规划,加强社会参与的战略。”“在地区发展格局上,从各地经济、文化发展不平衡的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分类指导”。而这些论述和这些方针政策的制定正是依据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关于共性和个性的辩证关系的原理提出来的。 因此,依据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共性和个性辩证关系的原理和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以及现代非均衡理论、整体理论而提出的教育的区域推进理论是时代的必然。这一理论要求:在与国家教育发展总的指导思想保持一致的基础上,根据各地区的实际情况,从政策上给予放权和倾斜,实行分区域规划,在该区域内实行一揽子改革方案,实施整体改革和总体转轨,为全国教育的新的飞跃准备条件,为寻求新的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和整个二十一世纪发展要求的教育发展理论,积累可操作性经验。 实施教育的区域性发展模式,其本身就是一种教育发展的区域性战略转变,在该区域内不能不带有根本性的转移,不能不采取一揽子的转轨方式,并且从体制上要求摆脱旧的运行方式,进入新的运行方式。 藏区的区域性教育发展模式的构想,正是应着这样的时代机遇和时代要求,依据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民族性原则与区域发展相结合的原则,在与国家教育发展的总体指导思想保持一致的基础上,从藏区民族的、地理的、语言-文化的和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民族共同心理等共同性特征出发,为有效地发挥藏区民族文化的优势和区域性整合优势,使教育与这一特定区域的社会全面发展的需要直接衔接,在局部造成优势,加快发展速度,从而提高教育在这一特定区域的正效益,减少以致消除负效应。 二、藏区教育的现状和发展缓慢的原因 “藏区教育”概念的提出和“藏区区域性教育发展战略”构想也是依据现时藏区教育的现状及其对发展缓慢的原因进行反思的基础上提出的。 解放四十余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的十五年来,藏区的教育作为我国社会主义教育总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了很大的发展。特别是现代教育实现了零的突破。国家和各级政府对藏族地区教育的发展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和巨大的支援,不仅从办学规模、办学水平、人才培养等方面有了巨大发展,而且在办学的指导思想、办学的规划、教育管理及其对发展教育的意义的认识方面也有了更加符合藏区实际的转变。特别值得高兴的是近年来藏语言文字的各门现代学科的逐步建立,为藏区现代教育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然而,如果我们立足于深化改革开放,适应藏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形成和发展的现实需要,适应21世纪科学技术发展的迫切要求,那么,不能不看到藏区教育的现状远远不能适应藏区整体发展的需要。在教育发展机制的诸多方面还存在不合理的,在客观上起着阻碍作用的因素,其主要表现及其原因如下: 1、藏区教育发展的战略思想还不正确。 由于民族地区一般地处边沿、落后,建国初期就形成了一种看法,要把民族地区的人才拉到内地来培养,以内地的发展程度开阔他们的眼界。这在建国初期百废待兴的时候是完全可以的,然而长此下去却是对边缘落后地区的发展是极为不利的。几十年的教训表明:经拉到内地培养的人才,就其个体来说确实开阔了眼界,但是当他们毕业后回到自己的地方时,却仍然贫穷、落后、条件很差,结果还是无能为力、无所作为。这种状况在藏区尤为突出。藏区教育长期以来靠内地输送人才,靠内地培养人才,甚至把藏区教育经费也投到内地学校来帮藏区各地办班。这样一来,藏区教育发展的力量削弱了,教学设施建设、设备积累、教学规模、教育体系的形成都受到了影响。教育的发展作为一种社会文化传承现象,是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无论是教育活动中的物质现象,还是精神现象,都靠长期积累,形成体系,形成适合自己民族特色的独具模式。这里所说的教育活动中的物质现象,是指通过长期的教育投资逐步形成的比较系统的教育设施和教育设备。这里所说的教育活动中的精神现象,就是指通过长期的教育教学工作积淀起来的适合本民族、本地区特点和发展需要的教育思想、教学理论、教育教学的经验等。显然,这些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临时的、短期行为的“移接”也是不可能的。只有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逐步的积累。由于藏区教育发展的战略思想上的眼睛向外、伸手向外、投资向外的不正确的战略思想指导下,不注重本民族本地区长期积累、科学规划、全面系统发展,从而违背了教育发展的规律,脱离了本地区实际,这不能不是藏区教育发展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 2、藏区教育结构不合理。 由于藏区教育发展的战略思想不正确,加之藏区行政划分的分割造成人为的障碍,导致了教育结构不合理,学校分布不恰当,从而阻碍了教育的发展进程。 藏区本来是一个同一民族聚居的地区,具有共同的历史起源、共同的语言文字、共同的经济生活和共同的文化基础之上的共同的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其地缘文化和地缘经济十分独特、十分典型。但由于现行的行政区划,把这一共同体分割成五个省区即:西藏自治区、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四川省的甘孜和阿坝两个自治州、甘肃省的甘南自治州、青海省。其中除西藏外,藏族在其他这些省份都属于少数民族,就是西藏本身,其发展的内在力度也不强。因此整个藏区没有统一的教育发展规划,互不相关,各自为阵,造成了教育结构严重不合理。其结果是:有的省份的藏族地区教育发展层次较高,有的省份就落后;有的省份学校生源有余,有的省份学校生源不足,每年完不成招生计划。整个藏区高等院校很少,且又分属内地几所民族院校;有的专业重复,有点专业空白;中等专业学校的分布、体制、专业等极不合理;基础教育的重视程度、发展规模、投资效益等都很不平衡。由于行政区划的原因,各地都各自为阵,“摆摊设点”,人力、物力、财力都很分散,教育质量提不高,难以形成本地区教育发展的辐射力量。这种状况又反过来影响了基础教育的质量和发展进程,造成了一种恶性循环。这不能不是藏区教育发展迟缓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3、藏区教育的主体语言没有正确解决。 这里所说的“教育的主体语言”是指在实施教育的区域的民族和社会的主要语言作为该区域内的教育用语。因为,特定地区的主要民族语言在社会生活中适用面广,渗透力强,从人们日常的思维方式,人际交往,接受新的知识等过程中直接发生巨大的作用,表现出强大的社会和生活的生命力。用这样的语言作为该区域(民族)教育的主体语言,那么,这样的教育才会与该区域、该民族的社会生活产生密切关系,教育的普及面就会广,教育效果的巩固率就会高,教育发展的速度就会快。由此可见,藏区教育的主体语言当然地应该是藏语言文字。然而由于藏区教育发展的战略思想不正确,造成了长期以来对作为藏民族母语的藏语言文字的重视不够,没有摆在主体语言的位置,甚至在极左思潮泛滥时期成了“革命”的对象,严重违背了语言的发展规律。 所以,在藏区教育中长期以来存在着这样一些现象:(1)真正适用汉语言文字的范围有限,大量的人民群众直接生活中汉语言文字使用率很低,有的地方甚至为零;(2)真正靠汉语言文字的教育来参加工作、就业、升学的也很少;(3)因此大量的中、小学生毕业后回到农村牧区重新沦为文盲者甚多;(4)而藏语言文字却长期以来只能通过自学,“私下教育”,寺院教育等形式开展,虽然保持了下来,但由于未形成正规的现代教育而与现代科学相脱离,使藏语言文字所表达内容的科学化和现代化的程度受到限制。这又是藏区教育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之一。 4、藏区教育至今没有形成适合藏区经济文化需要的体系,处在无序状态。 主要表现在:整个藏区的教育体制不统一,教学大纲不统一,教材不统一,学制不统一,教学语言不统一,制卷命题不统一,其结果是藏区虽纳入全国教育的范围,但其水平和基础却总是远远跟不上全国教育发展水平,而藏区教育自身本应联合起来,发挥民族特色优势,区域优势,但却因行政区划和其它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而相互隔离开来,孤立起来,互不相干,大有“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这种情况又反过来影响了适合藏区特点的现代教育思想,教育理论的形成,因而也就严重制约了藏区教育体系的形成。 5、教学语言不统一。 由于藏区作为整体的教育体系未能形成,相互隔绝,形成了若干个“教育孤岛”,藏语教学的过程没有形成整个藏区统一接受的藏语普通话。因此,在各地教学中都以自己当地方言进行教学,培养出来的学生在语言接受上仍然形成了一定的言语障碍。也正是有鉴于此,近年来一些著名的学者专家呼吁确定藏语普通话,以适应整个藏区社会通用语统一的要求。但是应者寥寥,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藏区现行的行政区划在各地之间造成的阻隔状况,通用语言的确定几乎无从谈起,由此,教育的统一用语也就无从谈起。如果教育用语不能实现整个藏区的统一,藏语普通话也就难以建立起来,这反过来又给藏语言教育的社会化、现代化和科学化造成严重的障碍。 6、教育投资不集中,教育经费外流现象严重。 由于藏区普遍存在的生产力水平低,经济基础相当薄弱,对教育的投资能力本身相当有限,再加上由于藏区各地方相互阻隔,互不往来,各自孤立地办教育,其结果是对整个藏区教育的发展没有统一规划,投资没有重点,各地都在用有限的财力到处摆摊设点。微弱的投资,分散的投资,承担不起庞大的教育需要。长期以来,国家也为藏区教育的发展投入了大量的教育经费、教育补助、专项经费等,但由于使用这些经费上缺乏正确的战略指导,经费使用的不合理现象严重。首先,是由于藏区整体没有联系,没有统一的规划,国拨经费分散到各地仍然没有重点;其次,缺乏长远的战略目光,急功近利,不能有效地利用这些经费用于本地教学条件的规范建设上,其结果是经费年年拨,办学条件年年都落后;再次,是由于办学战略思路的不正确,违背教育教学发展规律,把大量的教育经费投入到内地学校帮藏区办班,其结果是国家对藏区教育的经费,未能有效地改变藏区本身的办学条件和办学设备,倒是给内地本身优越的办学条件上起了肥上加膘的作用。由于大量的教育经费外流,用这些经费加强了内地学校的装备,有些甚至扶助藏区教育而捐赠的现代化设备也以帮助藏区办班为名直接投给内地学校,使真正的藏区本地学校的校舍建设和设施装备仍然十分薄弱落后,教育发展过程的物质积累很差,基本的办学条件都难以实现。 固然,藏区教育发展缓慢的原因是复杂的,是由于多方面的因素制约的,但仅就教育自身来说,我认为以上六个方面存在的问题不能不是重要的原因。这些原因说到底,就是使藏区教育的现状违背了一个作为整体民族,整体语言—文化和整体的民族发展的根本要求,因此,尽管几十年来国家和各级政府采取了各种措施,花费了大量的人财物,做了极其浩繁的工作,然而终因上述问题的存在而使藏区教育的发展始终处于艰难、缓慢的境地,远远不能适应藏区社会全面发展的根本需要。 三、藏区区域性教育发展战略 鉴于上述这种情况,我认为,在藏区教育发展的其他诸多的制约因素一时还不能得到解决的情况下,仅从教育本身应该做到而且也能做到的方面,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是完全有可能尽快改变教育现状,促成藏区教育在藏区区域内的效益与速度相对统一的发展趋势。也就是说,通过对藏区教育自身的整体改革,建立起一种适应藏区区域性民族和语言—文化整体特征和整体发展需要的区域性教育发展的目标模式。这一目标模式要求藏区教育立足一个整体,实现三个面向,实施两个为主,达到六个统一的教育发展格局。

支持
返回首页
返回
推荐文章
最近更新
阅读排行
 

Copyright © 2005 - 2019 Teducn.com
E-mail:gangjian_xn@hotmail.com
phone:18997245213

网站内容版权属于藏族教育网所有
信箱:gangjian_xn@hotmail.com
联系电话:18997245213 QQ:89457590